北京公司注冊一站式創業孵化平臺!
400-660-5066
首頁 > 創業資訊 > 合伙企業出現糾紛怎么處理?最高法院關于合伙企業出現糾紛裁定的七條規則

合伙企業出現糾紛怎么處理?最高法院關于合伙企業出現糾紛裁定的七條規則

 2021-04-15        創匯空間         

1.合伙人的出資對象是合伙而非其他合伙人,其他合伙人實際占有并控制合伙企業的財產,是以合伙事務執行人的身份代表合伙企業占有和控制合伙資產,合伙人無權要求其他合伙人返還出資款。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合伙人的出資對象是合伙而非其他合伙人,因此金元百利公司的出資對象是合伙企業吾思十八期而非另一合伙人吾思基金。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伙企業法》第二十條“合伙人的出資、以合伙企業名義取得的收益和依法取得的其他財產,均為合伙企業的財產”的規定,金元百利公司的出資構成合伙企業吾思十八期的財產,吾思基金并未取得金元百利公司的出資款。盡管吾思基金作為普通合伙人曾實際占有并控制合伙企業的財產,但從性質上看其是以合伙事務執行人的身份代表合伙企業占有和控制合伙資產的,而且吾思基金作為合伙事務的執行人已將金元百利公司的出資款根據《合伙協議》的安排通過委托貸款借給了豐華鴻業公司,吾思基金并未取得合伙財產的所有權。因此,金元百利公司要求吾思基金向其返還出資款及利息的請求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索引:上海金元百利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與深圳吾思十八期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深圳吾思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云南豐華鴻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合伙協議糾紛案;案號:(2018)最高法民終539號;合議庭法官:潘勇鋒、張純、黃年;裁判日期:二O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2.合伙企業的債務人,并非是合伙人的債務人,合伙人與合伙企業債務人之間不存在直接的法律關系,合伙人無權要求合伙企業債務人向合伙人履行債務。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從法律關系上看,豐華鴻業公司是合伙企業吾思十八期的債務人,而非合伙人金元百利公司的債務人。盡管豐華鴻業公司從吾思十八期取得的貸款在事實上來源于金元百利公司的出資,但從法律關系上看,其取得貸款資金的依據是其與吾思十八期之間的借款合同而非金元百利公司簽訂的《合伙協議》,因此金元百利公司與豐華鴻業公司之間不存在直接的法律關系。而且,豐華鴻業公司與吾思十八期之間的債權債務關系已經由金元百利公司代表吾思十八期在另案中提起訴訟,生效民事判決已經判令豐華鴻業公司向吾思十八期償還借款本金及利息。故金元百利公司要求豐華鴻業公司向其承擔出資款及利息的返還義務缺少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索引:上海金元百利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與深圳吾思十八期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深圳吾思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云南豐華鴻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合伙協議糾紛案;案號:(2018)最高法民終539號;合議庭法官:潘勇鋒、張純、黃年;裁判日期:二O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3.在合伙企業尚未解散且未完成清算的情況下,合伙人無權直接要求合伙企業返還出資。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吾思十八期作為金元百利公司的出資對象,在符合法定條件的情況下,金元百利公司可以要求吾思十八期向其返還出資款。但本案中,金元百利公司關于《合伙協議》系另外一名合伙人吾思基金以欺詐的手段使其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訂立的主張并不成立。此外,金元百利公司并未提供證據證明合伙企業吾思十八期存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伙企業法》第八十五條規定的解散事由。在合伙企業尚未解散且未完成清算的情況下,金元百利公司無權直接要求吾思十八期返還出資。因此,金元百利公司要求吾思十八期返還出資款的請求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索引:上海金元百利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與深圳吾思十八期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深圳吾思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云南豐華鴻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合伙協議糾紛案;案號:(2018)最高法民終539號;合議庭法官:潘勇鋒、張純、黃年;裁判日期:二O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4.合伙各方是否存在共同出資和共同經營行為,是認定合伙關系是否形成的重要考量因素,共享收益、共擔風險是合伙關系的必要構成要件,在不具備上述條件的情況下,不能認定存在合伙關系。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雖然韓超一直主張其與莊志坤之間存在合伙關系,但韓超與莊志坤之間并未簽訂正式的書面合伙協議,韓超所主張的合伙關系亦未經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核準登記。

根據韓超的陳述,興華公司之所以能夠承包海棠灣洲際酒店室內裝飾工程,得益于其在該工程招投標期間的運作。而根據本案已查明的事實,在興華公司從新天房公司處承包海棠灣洲際酒店室內裝飾工程后,興華海南分公司已分別與莊志坤、韓超簽訂《承包協議書》,將部分工程發包給莊志坤和韓超施工。

從合伙關系的構成要件上看,合伙各方是否存在共同出資和共同經營行為,是認定合伙關系是否形成的重要考量因素。本案即便如韓超所言,其為案涉工程支付了招投標費用、后期維修費用等款項,但在莊志坤否認其與韓超之間存在合伙關系,而海棠灣洲際酒店室內裝飾工程承包人為興華公司,韓超僅為該工程部分工程實際施工人,不能排除韓超支付上述款項的行為系基于為興華公司或莊志坤墊付而產生。

換言之,在無其他有效證據相佐證的情形下,本案不能簡單因韓超主張有上述款項支付行為即當然認定其與莊志坤之間對案涉工程存在共同出資和共同經營行為。再次,案涉630萬元款項系興華海南支付給韓超的,韓超主張該筆款項是其按照案涉工程總造價30%的比例抽取形成。盡管莊志坤在上述付款單據上簽字確認,但因韓超提取上述款項時案涉工程尚在施工期間,此時韓超即按工程總造價一定比例收取款項,顯然有違共享收益、共擔風險這一合伙關系的必要構成要件。

韓超雖主張其是在興華海南分公司負責人王廣開的見證下與莊志坤口頭達成合作承包案涉工程的事宜,并在原審期間申請王廣開出庭作證,王廣開亦出庭作證。但合作承包不能直接等同于合伙關系,且根據韓超在原審期間的陳述,其與興華公司之間有多年的合作關系,興華公司之所以能夠承包海棠灣洲際酒店室內裝飾工程,亦得益于韓超從中運作。且承前所述,案涉630萬元款項系興華海南分公司于2013年8月至2013年11月期間支付給韓超,如本案未認定韓超與莊志坤之間存在合伙關系,則興華海南分公司主張依據韓超與莊志坤之間口頭協議約定向韓超支付630萬元款項便失去依據。

由此,本案中,不僅興華公司和韓超之間存有利害關系,且作為興華公司的分支機構、《承包協議書》的一方簽約主體及630萬元款項的實際支付主體,興華海南分公司及其負責人王廣開亦與韓超存有利害關系。因而,興華公司、興華海南分公司在本案中所作韓超與莊志坤之間存在口頭合伙關系的陳述及王廣開所作韓超與莊志坤之間存在口頭合伙關系的證言,均不能作為認定韓超與莊志坤之間存在合伙關系的依據。綜上,本案現有證據尚不足以認定韓超與莊志坤之間存在合伙關系。

索引:莊志坤與韓超、興華建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等合伙協議糾紛案;案號:(2018)最高法民再216號;合議庭法官:張穎新、奚向陽、錢小紅;裁判日期:二O一八年六月二十九日。

5.合伙協議解除后,合伙各方應對合伙項目的成本及費用、投資、收入、債權債務等各項進行清算后計算項目的節余數額,并按照合伙協議的約定或法律的規定分配節余數額。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吳永東、武役燦雙方均同意解除《合伙協議》,本院亦對解除協議予以確認。協議解除后,雙方應對合伙項目的成本及費用、投資、收入、債權債務等各項進行清算后計算項目的節余數額,并按照《合伙協議》的約定分配節余數額及未銷售房產。一審法院委托自貢興達司法鑒定所對涉案工程進行了司法會計鑒定,并出具了鑒定意見書。針對雙方對鑒定意見的質疑,自貢興達司法鑒定所作出了回復和解釋。雙方在原再審庭審中亦明確表示不申請重新鑒定。因此,本院認為,可以該鑒定意見為依據計算涉案項目的節余數額。

索引:武役燦與吳永東合伙糾紛案;案號:(2017)最高法民再316號;合議庭法官:孫祥壯、賈勁松、何波;裁判日期:二O一八年四月十一日。

6.合伙協議解除后,合伙終止,因合伙協議已經履行,合伙人投入合伙事務的資金已經轉化為合伙財產,由合伙各方共同共有,在全體合伙人未對合伙財產及合伙債權債務清算前,合伙人不能主張由其他合伙人退還其原投入合伙事務的資金。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股東協議》解除后,合伙終止。但因《股東協議》已經履行,陳永河、林欽原投入合伙事務的資金已經轉化為合伙財產,由合伙各方共同共有。根據民法通則意見第54條規定,合伙人退伙時分割的合伙財產,應當包括合伙時投入的財產和合伙期間積累的財產,以及合伙期間的債權和債務。因此,陳永河、林欽退伙導致合伙終止后,在全體合伙人未對合伙財產及合伙債權債務清算前,陳永河、林欽不能主張由林為曾退還其原投入合伙事務的資金。也即只有在三方對合伙財產清算后,陳永河、林欽才可依據合同約定或法律規定請求分割合伙財產。故陳永河、林欽在本案中主張由林為曾直接返還已投入合伙項目的合伙款,缺乏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索引:林為曾因與陳永河、林欽合伙協議糾紛案;案號:(2017)最高法民再228號;合議庭法官:王旭光、王展飛、張愛珍;裁判日期:二O一八年二月十日。

7.合伙協議約定的期限屆滿后,當事人的合伙關系并不必然終止,合伙人仍從事合伙經營事務,并分配合伙盈余,體現了個人合伙的實質內涵,應視為合伙關系繼續存在,僅是合伙的期限為不固定期限。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合伙可因法定原因或當事人約定的原因而終止。合伙協議約定的期限屆滿后,當事人的合伙關系并不必然終止。合伙人仍從事合伙經營事務,并分配合伙盈余,體現了個人合伙的實質內涵,應視為合伙關系繼續存在,僅是合伙的期限為不固定期限。

本案中,針對合伙經營期限,曹保儉與盧正文雖對此并未予以明確約定,但基于雙方合伙經營的前提為曹保儉所取得的案涉線路的經營權,故應以曹保儉與長南分公司、株洲客運公司簽訂合同中所約定的期限為依據加以認定。案涉長株客運專線的合伙經營期限為5年,案涉株長客運專線的合伙經營期限為8年。

根據法院已查明的事實,合伙期限屆滿后,曹保儉仍在實際經營,雙方也在一直分配合伙利潤。由此,曹保儉與盧正文的合伙法律關系在曹保儉與長南分公司、株洲客運公司簽訂合同中所約定的期限屆滿后仍繼續存在。其次,曹保儉于2009年8月27日向盧正文發出的《關于終止合作經營關系的函》記載,案涉承包經營期限屆滿后,曹保儉與盧正文的經營合作關系依法屬于不定期合作關系。

該事實表明,作為合伙人的曹保儉已認可案涉承包經營期限屆滿后,其與盧正文之間的合伙法律關系并未終止,而是屬于合作期限不固定的合伙法律關系。再次,即使在案涉《車輛承包經營合同》到期及曹保儉單方向盧正文發出終止合作經營關系的函后,曹保儉仍在實際經營并分配利潤。合同到期后,曹保儉、盧正文就長株、株長線的營運事宜,并未與長南分公司及株洲客運分公司進行清算,而是仍繼續承包經營,并繼續分配合伙利潤。至本案訴訟前,當事人在長達數年的時間里對共同經營、共享利潤的合伙事實并無異議。

Tag標簽:
在线播放亚洲分类,在线亚洲大学生视频,在线看亚洲锖色电影